贵州醇巨亏成烫手山芋

2020-06-23 作者:七娃   |   浏览(125)

兼具传统、市场基础以及高毛利等多重特点于一身的白酒产业吸引众多业外资本入局同时,跨界巨头所持白酒业务却纷纷陷入僵局。近日,记者了解到,此前便已放出消息的贵州醇酒业股权被维维股份转让一事已有新进展,后者已与与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这种左手转右手的行为被业界认为体现了巨额亏损的贵州醇已成为烫手山芋。与此同时,海航物流集团在12月份出让的系列资产中,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怀酒也被列入其中,再加上此前娃哈哈出让领酱国酒一事,可见业外资本在白酒产业投资中经历失望。业界观点认为,营销渠道及模式不匹配、品牌定位混乱等问题成为这一现象主要原因。而随着中国白酒产业往高端化与集中化的趋势发展,未来白酒行业留给这些跨界企业的发展空间将愈发局促。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跨界巨头折戟白酒圈

从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消息中,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维股份”)在近日召开的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拟转让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股权关联交易的议案》,并于12月10日与维维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内容,此次股权转让的交易价格为2亿7500万元,从协议订立后的10个工作日内,由维维集团向维维股份支付首期股权转让款1亿4025万元,并在协议订立后6个月内支付雨下股权转让款。

此次交易在2018年年中便已进行公布。彼时维维股份发布公告指出,在对贵州醇酒业的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后,维维股份将不再持有贵州醇酒业股权。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不排除接下来维维股份要继续剥离旗下另一家白酒企业枝江酒业的可能性,因为枝江酒业近几年的业绩也是处于持续下滑的态势。

无独有偶,海航物流集团12月对旗下怀酒资产进行出售一事,也引发了业界的关注。海航物流对贵州怀酒的持有,始于上一轮白酒黄金时期,茅台超强的吸金能力,引发了诸多业外资本对酱香酒的“垂涎”。海航物流也一度对贵州怀酒抱有极高期待,各相关方更公开表示力争在海航物流收购完成后5年内,使怀酒产能突破1万千升。海航方面更谋划推动怀酒进入资本市场。但时至今日,不仅怀酒仍未登陆资本市场,并且公开数据显示怀酒储存的基酒量也仅为5000千升,与当初过万产能的豪言壮志相去甚远。

不单单是维维股份与海航物流尝试退出白酒领域,更早前娃哈哈对表现不佳的领酱国酒进行出售。在公开报道中,一度传言娃哈哈计划放弃白酒业务。不过娃哈哈方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领酱国酒仍然在娃哈哈集团的旗下,白酒业务依然在开展。但不同的是,生产业务发生变更,消费端的开拓将成为重点,娃哈哈将继续进行领酱国酒的品牌及销售业务。

终端难觅产品踪迹

一系列事件都让业界对业外资本涉足白酒圈的前景,表达出担忧与质疑。但之所以业外资本在白酒势头向好的趋势下选择对相关资产进行出售,与这些白酒欠佳的市场表现分不开。

有业内人士便指出,剥离常年亏损的贵州醇酒业对维维股份而言是减负,接下来企业的业绩报表会有更优表现。并且,选择由维维集团接盘而不是对外出售,或与当前贵州醇酒业的尴尬处境有关。当前中国白酒呈现出哑铃形,一端是价值,另一端是价格,而贵州醇刚好处于中间的尴尬位置,难以寻求到合适的买家。

从贵州醇近几年的业绩数据来看,从2015-2017年,贵州醇酒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7244万、6606万和636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920万、-4907万和-5151万元。一路下跌的同时,嗨伴随着终端覆盖情况的窘迫。在记者的调查过程中,尽管在天猫、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仍能看到贵州醇的覆盖,但在线下零售店,贵州醇难觅踪迹。

同样难觅踪迹的还有领酱国酒。记者仅在酒仙网能够寻找到领酱国酒的线上旗舰店,并且店内的多款价格较高的酒款持续处于缺货状态。同时,在娃哈哈集团官方的产品名录介绍中,无法查询到领酱国酒的相关信息,甚至当记者依据领酱国酒提供的微信订购号进入北京地区的“娃哈哈到家”平台尝试选购领酱国酒时,发现除了娃哈哈旗下饮料产品以外,无法寻找到领酱国酒的身影。

面对业外资本在白酒领域受阻,相关产品在市场表现欠佳。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白酒2000年以后的资本化进程说明,中国白酒是一个周期性强,复杂程度高,整合难度大,严重依赖品牌效应的传统行业,对于所有的行业外资本来说,直接参与经营将是风险大于收益。尤其是酒水非常依赖原有厂家的经销商资源,一旦外资进入必然改变原有的人员结构,造成厂商资源流失。

业外资本需理性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