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牌舍得改制命途多舛 何时能喝上混改喜酒

2019-12-15 作者:七娃   |   浏览(196)

沱牌舍得集团应认识到,其战略投资者不是别人,而是其管理层、员工以及经销商,这是其所处的行业特点决定的。

沱牌舍得集团改制路,一走就是10余年,曾经三度折戟。2003年10月,沱牌舍得集团第一次重组改制因受让方之一德隆系爆发危机而宣告失败;2014年9月,四川射洪县政府再启重组沱牌舍得集团改制事宜,但因上门的投资者仅中粮集团一家而中途夭折;2015年1月,沱牌舍得集团发布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的公告,但是经两度延期,仍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最终不得不终止挂牌。

改制为何命途多舛,沱牌舍得何时能喝上混改喜酒?

光有舍得智慧不足

从沱牌舍得集团挂牌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方案来看,还是具有“舍得”胸怀的。一方面是“舍”,其不惜出让沱牌舍得集团的控制权,这个可谓“大尺度”了,当然这源于竞争性行业的地方国有企业的优势,毕竟其功能定位不像中央企业;另一方面是“得”,混改后的新沱牌舍得集团,被要求将品牌、税收留在当地。

基于此,四川射洪县政府提出了对战略投资者的门槛:要求意向投资方或其实际控制人最近一年末经审计的总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0亿元且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20亿元,近两年连续盈利且每年盈利不低于两亿元。同时,有关方面还对投资方开出了到2020年销售收入实现100亿元的目标,这算是对未来实际控制人的期望,希望让混改更加稳妥。

不过,经过了多方论证的沱牌舍得集团的混改方案,几经延期还是没能让各方“喝上喜酒”,问题出在哪里呢?

沱牌舍得集团混改遭到冷遇的背后,一方面是股权挂牌条件较高所致;另一方面是受白酒行业寒冬影响。但是,对外界认为的转让价格不低及对战略投资者的苛刻要求,官方回应称,转让价格“已经是底线,不能再低”。至于挂牌的议案,也是多方评估之后认定最优的——“这一方案是我们聘请专门的评估机构,作出评估之后再多方推敲最后商定的”。

市场人士只是看到了沱牌舍得集团混改折戟的表面现象,其深层次原因还在另外两方面,也是地方竞争性国有企业混改的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