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河陷停产:资本运作本末倒置 当务之急是解决债务

2019-10-23 作者:七娃   |   浏览(191)

一曲“浏阳河”唱响全国,也成就了与这首歌同出一地的浏阳河酒,然而近日一条浏阳河酒业陷入停产的消息却将其推至风口浪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浏阳河酒业陷入困局其实早就露出端倪。

引子

浏阳河陷停产风波

不久前市场传出消息,浏阳河酒于近日下发落款日期为“2015年5月”的《紧急通知》称:“公司目前已无法进行正常的生产经营,生产、销售全面停滞,也无力继续维持公司员工的各项开销。自本月起,全体生产及管理员工无限期放假,并停止各项费用及工资的发放。因放假时间过长,建议员工另谋职业。”

上述消息一出,浏阳河酒销售总经理陈建波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断然否认,称停产的仅是位于浏阳市永安镇的国际名酒城生产基地,其他基地没有停产。5月20日,浏阳河酒业发展有限公司管理中心副总经理谢烨接受记者采访时有点不耐烦,他一再强调,公司并未停产。

那么浏阳河酒业到底停产没有?其他基地又在哪里?

记者查阅浏阳河酒官方网站,并未发现有其他基地信息,而对于国际名酒城的介绍,可以看出这一直是浏阳河酒最值得骄傲的名片。信息显示:浏阳河国际名酒城(酿酒生态园)2009年开工建设,占地面积1500亩,项目总投资27.5亿元,属于省级重点建设项目,集研发生产、粮食加工、酿造灌装、仓储物流、包装印刷、名酒博览、文化旅游于一体的大型生产基地,项目分三期,第一期计划2012年年中竣工投产,将成为浏阳河酒走向世界的重要生产基地。

一年前被传遭逼债

浏阳河酒“停产”的消息并非首次传出。有消息称,浏阳河一期工程到目前还未完工。

去年有湖南媒体报道称,“停工一年多的浏阳河酒业生产基地,近三分之二的生产车间基本完成,但很多施工设备,包括金属材质的酒品生产设备都生了厚厚的一层锈,很多酒瓶被废置在此。”当时消息还称,当年7月,一群中年男女顶着烈日拉着横幅,要求浏阳河酒业公司董事长彭潮等人还他们的集资款、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

时隔不过一年,类似的事情再次重演。有媒体报道称,就在近日,众多债主用土堆堵住浏阳河酒厂大门,“逼迫”酒企还债。据悉,这些债主催要的主要是工程款、农民工工资等。

记者连日来试图联系浏阳河实际控制人彭潮,但他的手机设置为来电提醒。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他现在肯定不敢接听电话,欠下巨额债务,债主肯定也都在找他。”

公开报道称,近年来,彭潮还被指将本应用于浏阳河酒业发展的资金抽走,“彭潮在各领域的投资比较多,欠账也比较多”。

调查

债务累累惹系列官司

浏阳河酒业到底欠了多少债?除了上述工程欠款等外,还欠了谁的债?这些情况无人知晓。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有几条信息或许能够看出冰山一角。

2014年4月,原告农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与被告湖南浏阳河国际名酒城有限公司、湖南浏阳河酒业有限公司、彭潮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向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起诉。原告诉称,原告与被告浏阳河名酒城于2011年12月签订合同,开展售后回租业务,被告浏阳河酒业和彭潮提供连带保证担保,原告依约支付售后回租本金4.9亿元。但是浏阳河名酒城自2012年以来陆续拖欠租金。法院去年底裁决浏阳河名酒城支付原告截至2014年4月未付租金7054.4万元,违约金320万元。

另外,2014年3月,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还裁定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被告湖南中大酒业有限公司应限期偿还原告中国光大银行长沙分行借款550万元及利息加罚息;被告湖南浏阳河酒业、湖南浏阳河国际名酒城、湖南浏阳河实业有限公司、湖南日月投资有限公司、彭阳、彭潮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对于这些官司的后续执行情况,谢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知情。但不管怎样,浏阳河酒业相关各方拖欠租金、欠债已是事实。

登上当地欠税名单

拖欠租金、借款是一方面,浏阳河酒同时还是欠税大户。在浏阳论坛上,名为“沉默不是金”的网友于2014年9月表示,“今天看了报纸上的一个公告,是国税局的催税公告,一看欠税的不是别人,而是大名鼎鼎的浏阳河酒业老板彭潮。前面四个企业都是彭大老板的,一共欠税3700多万。”

“沉默不是金”拍摄的照片显示,法人代表为彭潮的浏阳酒业发展公司欠税余额分别为2572.72万元(增值税)、673.94万元(企业所得税);另外法人代表为何小东的湖南浏阳河国际名酒城欠税余额为195.63万元(增值税)、274.78万元(消费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