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牌舍得:十年风雨混改路

2019-10-19 作者:七娃   |   浏览(162)

沱牌舍得酒业位于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沱牌镇,是“中国名酒”企业和川酒“六朵金花”之一,拥有“沱牌”、“舍得”两块“中国驰名商标”。公司是全国首批100户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其控股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股份有限公司于1996年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沱牌品牌价值达90.88亿元,舍得品牌价值达20.77亿元。

行业不景气自身不争气:再次踏上混改路

但在白酒行业不景气的大潮之中,自从2012年下半年以来,沱牌舍得酒业上市公司业绩也出现了大幅下滑,2013年度,沱牌舍得实现营收14.19亿元,同比下降27.60%;净利润1177.42万元,同比下降96.82%;2014年一季度,沱牌舍得继续延续了业绩大幅度缩水,营业收入3.39亿元,同比减少24.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03.77万元,同比大幅度下降86.03%。

在白酒市场持续低迷,各大酒企纷纷深入调整的大势之中,沱牌舍得走上了混改之路——其实沱牌舍得已经在这条路上摸索了十几年。

早在2004年的国退民进潮中,四川沱牌曲酒股份有限公司(沱牌舍得前身)就发布公告称,射洪县政府将其所持有的沱牌集团股权分别转让给江苏兴澄集团,广州市索芙特有限公司,德隆国际和北大未名。当时,沱牌集团持有沱牌股份45.98%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这4家企业幕后的操盘手是德隆国际。但不幸的是,后来德隆出事,让这份重组方案最终无法实施。

2008年初,沱牌集团改制再度成为射洪县政府的重大事件,后因四川汶川地震而耽搁。

2013年,坊间传出中信产业基金和沱牌舍得集团“绯闻”,但后来不了了之。

2015年1月9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射洪县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关于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战略重组事项进展情况的通知》,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方案已获遂宁市人民政府批准通过。

“聘礼”太高竞争不高:皇帝女儿也愁嫁

射洪县人民政府拟向投资者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沱牌舍得集团38.78%股权,同时由受让股权转让的投资者对沱牌舍得集团增资11,844万股。完成战略重组后,投资者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射洪县人民政府持有沱牌舍得集团30%股权。

沱牌此次混改对投资方的要求相当高。首先,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意向投资方或其实际控制人最近一年末(2013年)经审计的总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0亿元且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20亿元,2011-2013年连续盈利且每年盈利不低于2亿元。在报名时缴纳4亿元保证金,并提供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证明。其次,不得与上市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股份的主营业务(白酒生产)存在同业竞争。第三,意向投资方还必须承诺2018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人民币。2020年,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100亿元,税收20亿元。最后,沱牌舍得集团及其现有下属子公司的注册地和税收解缴地必须永久保留在射洪县。

有接近沱牌舍得业内人士表示,沱牌舍得提出的要求虽然高但都有理可循。首先实力是最基础的前提,这无可厚非。不许意向投资方与沱牌白酒有同业竞争,这应当是考虑到防止品牌被弱化的问题,其实也在情理之中。集团及子公司的注册地和税收解缴地必须永久是射洪县是为了保护地方税收和品牌,这也是许多企业都会有的要求。最后,必须领导沱牌舍得做强做大,难度的确不小,但也是企业为了发展和前程的打算。当然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其提出的硬性业绩承诺的要求,有指派任务的嫌疑,而这个任务的目的是地方政府为了保证其财政收入不受影响。

那符合这些条件的这种“高富帅”有多少呢?有业内人士表示,除了复星集团,中国没有哪家民资能达到这个标准。而众望所归的复星集团却始终没有动向。所以,“高富帅”是有,但是“高富帅”选择其的概率呢?和沱牌提出的要求应当是相对应的。二者概率一相乘,结果就是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两次挂牌无果被迫中止。

7月7日,愈挫愈勇的沱牌舍得修改混改方案后再次出战。总挂牌底价提高8亿,但是对投资方的总资产要求降低至40亿。此次挂牌期满日期为8月3日。

射洪县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沱牌舍得的改制曾吸引了复星、绿地、平安等大型企业实地考察,最终因为要求太高而没有谈成。”这样看来,众多有意者都是被如此高的“聘礼”给吓退的,不知道射洪县“丈母娘”做调整之后,会不会早日觅得佳婿,佳酿网记者会继续跟进此事。